正规股票配资详情

南宋“乾淳之治”时代的宰相叶颙,宋史称其为“一时之选”

叶颙像

叶颙(1100—1167),又名叶容,字子昂,南宋兴化军仙游县古濑人(今莆田市仙游县大济镇),绍兴二年(1132)进士,初任南海县主簿兼摄县尉(今广东),历任建州录事参军(今福建建瓯)、贵溪知县(今江西)、上虞知县(今浙江)、司农寺丞、将作监簿,处州知府(今浙江宁波)、常州知府(今江苏)、尚书郎、右司谏、吏部侍郎、吏部尚书、端明殿学士、参知政事、知枢密院事、尚书左仆射兼枢密院使。乾道三年(1167年),辞官归里,途中去世于莆田县广化寺,时年68岁。

一代贤相叶颙亲民爱民,针砭时弊;公道正派,任人唯贤,为“乾淳之治”推荐并培养了一大批人才;清正廉洁,端方有守,淡泊名利,静退无求,堪称一代楷模。他与北宋名臣蔡襄一起被祀于仙游县名贤祠和兴化军名贤祠。

履职州县,守德爱民

古濑叶氏宗祠

绍兴二年(1132)进士及第后,叶颙初任南海县主簿兼摄县尉职,监河官抓到两船私盐,好心交给主管的县尉叶颙,让他报功领赏,以求升职。叶颙说:我要在仕途上求进步,就象建房子先立柱子,柱子先立不正,房就歪斜了,这冒功求赏的事,能说是正的吗?不久县里发生盗贼啸聚的大案,府里下令叶颙和下属巡检带队抓捕,巡检抓到盗贼十几人,都归功于叶颙,叶颙对府尹说:抓捕的计谋是他提出的,我若领了这功劳,就是犯了掠取荣誉、欺骗君主、侥幸得赏三件大罪,我不接受!府尹曾开表扬叶颙“仕不求速,劳而能逊”,退衙后告诉儿子曾琏说:这个叶主簿竟有宰相之器。因此屡次向朝廷派来的部使者推荐。

绍兴八年(1138)叶颙调任建州录事参军(即今南平市建瓯市),叶颙迅速高效地办理好历年积案,以致民众纷纷请求把原来告到漕台(福建路转运使)的案件转移到建州府让叶颙来办理。叶颙创立定钞法,改革现行的粮米定税方法,杜绝中介盘剥。中介人欲以银器收买,都被拒绝。

绍兴十二年(1142),叶颙由朝臣荐举,升任宣教郎,调任泉州府晋江县丞,因守丧未能赴任。绍兴十七年(1147)调任信州贵溪知县。这时朝廷下诏重新丈量田地和确定田税,有人建议田分上中下三等定税,叶颙建议应细化为九等来定税,田主负担较为合理。绍兴二十年三月,信州发生动乱,叶颙抗击乱贼尽心尽责,但因受牵连遭免职,坐削两官。

绍兴二十二年(1152)调任越州上虞知县时遇到饥荒,叶颙预先上报府守和部使者开仓出赈,救济灾民,在尚未得到批准时,因事态紧急,叶颙立即开仓赈济,百姓没有流离失所。第二年开春叶颙下乡劝耕时,百姓遮道而拜,但愿一见救命的父母官面。

叶颙信任百姓,凡有使用民役,叶颙都要先让百姓自报货力等级,不让吏役干预,百姓欣然不瞒。县里收赋税时,叶颙总要先写成文书,写好数量和期限,让百姓自行缴纳,叶颙随即亲自查验入库。

治郡有方,忤逆奸邪

叶颙书法《已酉新正》

叶颙耿直刚正,不畏强权。权相秦桧把持朝政时,屡兴大狱,迫害异已。漳浦人高登与叶颙是太学时的同学,因不满秦桧为非作歹,向高宗皇帝上书《时议》六篇,抨击时弊。秦桧大为不满,暗中派人抓捕。叶颙得知后亲自送他到城外,雇船助其逃离。高登担心连累叶颙,但叶颙却毫无怨言,说:“将以此获罪,何所憾!”

上虞人参政李光是忠臣,已被放逐海外,州县为迎合秦桧,争先为难李家。当秦桧的上客曹泳派人去李家索取别人和李光来往的尺牍寸纸时,叶颙与李光素无来往,但以劝农为由路过李家,密告李家做好防备。绍兴二十五年(1155)叶颙在上虞县令任上秩满时,曹泳恰为户部侍郎,要把叶颙推荐给朝廷,被叶颙坚决推辞,只担任主管南外敦宗院。不久秦桧死后,高宗实行更化,秦桧同党都被流放岭南海外。叶颙对弟弟说:如果我接受了曹泳的推荐,现在不就与他有相同的灾祸了吗?

绍兴二十七年,礼部侍郎兼侍讲贺允中以“端方有守,静退无求”举荐叶颙,皇帝召对时,叶颙评论朝政:当下国仇未复,陵寝未还,中原士民,日夜企望銮與返回。这里却尚清谈、司逸乐,非孟子困心衡虑(尽心竭虑,寻求奇计异策)之意。直切时弊,高宗嘉纳。三天后,叶颙升任将作监主簿、司农寺丞。

叶颙在朝三年,除非公事从不到宰相府应酬,枢密使王纶知道叶颙恬淡无求,想考验他的德性。一天有管事的官告诉王纶:枢密院丢失了一块锦,命令叶颙去处理,叶颙能理解管事的难处,提出应从宽对待管事官保管不慎的过失。王纶对宾客称赞说:“叶寺丞清介而灵通,严格而宽恕,真重器也!”

绍兴二十九年(1159),叶颙请求外放,以左朝散郎出知处州(今浙江丽水),处州地瘠民贫,岁赋不够开支。叶颙节冗费,量出入,做到赋用充足。属下青田县令陈光要献羡余钱(赋税盈余)百万给朝廷,以此邀官。叶颙诘问他:青田穷困,羡钱从何而来?又劝他把这笔钱充作来年的赋税。

当朝宰相汤思退是括苍人(今浙江丽水),他的兄长犯禁,家奴非法屠宰卖酒,叶颙绳之以法,得罪了汤思退。当时常州拖欠朝廷缗钱四十万,太守坐此免职,继任者也为这钱忧愁而死,无人肯接任,汤思退就借故把叶颙调到常州。处州老百姓修建了“遗爱祠”纪念他。

叶颙到任时府库空空,官吏欠薪七个月,叶颙究利病,定规划,补罅漏,一个月后竟做到军有现粮,吏无断俸。有人问他:“生财有道乎?”叶颙说:一州财赋可为一州之用,不容更有生财之说,重要的是收支平衡,不能让取巧的人摇手于其间,何忧不足!

绍兴三十一年(1161),金国完颜亮兴兵犯境,宋高宗亲征,车驾视师建康,路经常州,叶颙以常州知府职赐对御舟,说到恢复大计,叶颙认为莫过于选拔良将,现在故相张浚久谪无恙,是上天留他给你当宰相。叶颙也提醒高宗不要轻敌,金兵新败,金帅完颜亮刚死,但三十万金兵北撤井然有序,不生变异,不可小看。现在群臣争言进取,陛下应该从容考虑。

三禅寺,原为叶颙给自已晚年隐居和儿孙后代读书的场所

叶颙到任常州一年后,府库富余缗钱二十万,僚佐劝他:两浙二漕献羡余二十万,平江、镇江各十万,人赏一官。公何惜而不献?叶颙说:我平生讨厌人家献羡余,非重征即横敛,皆是民膏民血。我所积累起来的虽非征敛得来,是酒税榷酤的赢余,但以公家的利益去换取个人的封赏,实在不耻为之!他人竞欲做好官,我只图做好人!

转运副使林安宅、提点刑狱王趯,两人记恨叶颙不肯依附自己,宰相汤思退暗示他们收集中伤叶颙的材料,叶颙听到风声后向朝廷请求解职,绍兴三十三年,转任祠官虚职,主管台州崇道观。

隆兴元年(1163)孝宗即位,增补中书事务要员,叶颙被选拔为右司。孝宗有志于中兴,诏求真言议政。叶颙针对孝重用秀王赵伯圭知台州(今属浙江)之事,密疏进谏:“陸下以手足之至亲,付州郡之重寄,是利一人、害一方也。”于是,叶颙升任左司谏、左司郎中,不久又担任给事中。

叶颙曾以右臂疾痛请求外放,随着汤思退再次担任宰相,更是重申外放。汤思退惧怕叶颙履职论劾,使用调虎离山之计,提议他出任户部侍郎。引起孝宗的疑心,以为叶颙与汤思退结为朋党。谏官详告实情后,叶颙升任为吏部侍郎兼给事中。

清正公道,相才重器

重修三禅寺

叶颙担任吏部侍郎后,分管吏部四个曹司中的三个,事务繁忙,但叶颙都能高效完成。吏部属下尚左、尚右、侍左、侍右、司勋、司封、考功七司的经办吏胥历来以隐占缺额、随意引例、捃摘被选官员小节等伎俩,上下其手,受贿腐败。因此叶颙上疏说:吏部领导,审读案牍不如吏,出入条例不如吏,在吏部工作的岁月久远不如吏,容易被下属吏胥所蒙蔽玩弄。主张从制度上革除官员跑官贿赂,录用后以权谋私之弊。叶颙与吏部郎官编了《七司条例》,把过去条例中重复的加于合并,同例异同的存一去一,对官员的升降和赏罚予夺作出明确规定,一归至公。

叶颙从制度上防贪保廉的措施深得孝宗赞赏,御笔褒表并令刻板颁示。乾道元年(1165),叶颙升任吏部尚书。叶颙在吏部两年,士大夫出入吏部改秩、诣曹、会课、行赏的,都不让吏胥干预,这是南宋渡江以来选才授官的铨选制度最为公平公正的时期。

乾道元年(1165)的一天,孝宗召对叶颙,赐坐赐茶,礼遇超过平日,孝宗问:“卿当官,何以为先?”叶颙回答说:“真宗皇帝所制《文臣七条》,尽之矣。然臣之当官,每以公忠为先。既尽公忠,则不为朋党,不畏强御。以之为台谏,则持正论;以之坐庙堂,则行正道。处富贵而不以为荣,当鼎镬而不以为惧。公忠二字,其用甚大,未有一日舍之而安者!”孝宗说:“卿宜无忘此两字。”五天后,叶颙升任端明殿学士、签书枢密院事,再过两天,兼权参知政事。到十二月又拜中大夫参知政事,兼同知枢密院事。

当时孝亲有四名宰执辅政,左相叶颙居首,右相魏杞,参政蒋带,兴化军莆田县人陈俊卿为枢密使、权参知政事。四人同心辅政,中书之务比较清明。孝宗有一回对他说:听说你事事都料理得很有条理,下属的堂吏没法做手脚!叶颙说:我也不敢肯定他们不做手脚的,只是每事要自己经想好才交办,这样权在我手而不在吏。

端方有守,任人唯贤

乾道二年春,皇帝临轩策士,进士唱名第一人竟是宗室赵汝愚。叶颙不顾宰相洪适对孝宗的奉迎,坚决反对:依照本朝典故,已经有官员身份的人不得取为第一人,要让平民寒士优先。于是孝宗以福建永泰人萧国梁为状元,赵汝愚置第二。

江阴军判官某人犯受贿罪,大理寺向皇帝上报案件,皇帝生气地说:我要用汉朝的刑法把贪官杀掉。宰相洪适也在一边附和。叶颙说:本朝自祖宗以来未曾杀士大夫,史册上记载着,全天下都认为这是美事。但愿皇上还是效法尧、舜、禹上古三代,汉唐的法不一定就好。

武臣梁俊彦向朝廷请求征收沙田芦场的税费,叶颙认为沙田、芦场是随着江水涨退形成的,面积不稳定,经营利润又不高。自抗金以来,两淮民众苦于兵火,负担已经很重。如果现在再征税,无疑给百姓火上添油。孝宗采纳了叶颙的意见,免征沙田、芦场的赋税。

清俭的叶颙每次回乡省亲,不住驿馆,而借宿于仙游龙华寺

乾道二年三月洪适罢相后,叶颙与魏杞两人同参政事,两无所私,每议必同。林安宅从前曾受汤思退暗示整过叶颙材料,叶颙担任参知政事后,户部侍郎林安宅奏请朝廷于两淮地区发行铁钱,由于叶颙极力反对,林安宅对叶颙成见很深。于是,林安宅联手侍御史王伯庠,上章弹劾叶颙家人收受富豪贿金百万,谋取镇江府大军仓监官之职。叶颙当即上疏辞职,请求审明此案。孝宗也下定决心弄清案情,授予叶颙资政殿学士,提举临安府洞霄宫,叶颙当即拜命出阙回乡,以示不干扰办案。尽管身居高位的林安宅和王伯庠插手案件,但案审结论最终证明了叶颙的清正廉洁。乾道二年,林安宅贬筠州。叶颙知枢密院,拜尚书左仆射,同中书门下平章事,兼枢密院使。孝宗称赞叶颙有不念旧恶的好品德。

叶颙担任左相后,用人公正,处事平直,荐用贤能,斥逐不肖。引荐汪应辰、王十朋、刘珙、陈良翰、周操、陈之茂、王佐、王巨、芮烨、林光朝等,认为可为执政、侍从、台谏、给舍的后备人才。叶颙所推引的,都是州县中颇有声名政绩的官员。比如,叶颙以陈弥为人独立不避事,推荐担任大理省卿。

但叶颙对品行不端者的起用,则大胆反对。宋孝宗有两个宠臣龙大渊和曾觌,善于察言观色,怙宠依势,孝宗打算安排他当右史,叶颙进谏反对,孝宗当天就把龙、曾二人外放。

后来叶颙也奏议反对朝廷任用妄荐人才的殿前军帅王琪、勾结宦官刻剥军士的大将戚方及其后台陈瑶、李宗。孝宗称赞叶颙说:“你所议戚方事最得体!”

谋国清忠,静退无求

南宋宰相叶颙之墓

乾道三年冬至日,叶颙随孝宗到南郊祭天。忽然天空打雷。叶颙当即向孝宗提出,按照汉代晴天打雷三公需退的旧例,自己应该引退。孝宗再三挽留,但叶颙丝毫没有恋栈,执意退位。几天后以左正奉大夫,提举江州太平兴国宫,以资政殿学士退休。途中借宿莆田县广化寺时,因急病无医而去世。大诗人刘克庄曾留诗称赞“在昔正简,谋国清忠,何以家为?卧僧榻终。”

按照封建社会的惯例,三品以上的官员死后都可以向朝廷请求封谥。然而,作为官居一品的丞相叶颙却淡泊名利,清心寡欲。家人遵照他的遗嘱,没有向朝廷请谥。直到去世三十年后,叶颙侄儿叶潾于心不忍,请诗人杨万里写《宋故尚书左仆射赠少保叶公行状》,请求朝廷封谥。庆元三年,理宗以“正事、正言、正道”之意,追谥叶颙“正简”。一代贤相,宋史称其为“一时之选”

因身无余财,叶颙两年后才被家人下葬于仙游县大济乌石村大旗山下,墓前没有达官显贵应有的石人石兽。朱熹在仙游讲学时,参谒他的陵墓,感叹地题写,“后世必昌”。叶颙与蔡襄同为宋代兴化军仙游县的著名贤臣,被后世同入祀于仙游县和兴化府孔庙乡贤祠。

叶颙一生质直,风德可范,为人朴实,严于自律。自初仕至宰相,服食、田宅,不改其旧,一生保持着清俭习惯。他每次回乡省亲时,从不住县衙驿馆,而借宿于仙游龙华寺。因而刘克庄写《仙游县》赞叹:“不见层岗与複岩,眼中夷旷似江南。烟收绿野连青嶂,树阙朱桥映碧潭。丞相无家曾住寺,聘君有字尚留庵。荒山数亩如堪买,径欲诛茆老一龛。”

参考《宋史》、《莆田市志》及陈金添、阮其山等人文字。

本文为 原创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

孝宗林安宅汤思退叶颙秦桧发布于:天津市声明: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,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